沙旺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沙旺门户网站 >> 时事 >> 「阳光在线广播」独立,独立,独立,这块世界上最富足的地方麻烦大了!

「阳光在线广播」独立,独立,独立,这块世界上最富足的地方麻烦大了!

发布时间:2020-01-11 19:42:32 人气:4087

「阳光在线广播」独立,独立,独立,这块世界上最富足的地方麻烦大了!

阳光在线广播,第一军情评论员:天中狼哥

持续不断的战争与冲突是欧洲历史上的“千年之痛”。历史上,罗马帝国通过征服统一了欧洲大陆板块,欧洲也享受了罗马帝国治下的和平。罗马衰落后,欧洲进入了群雄并起的“战国时期”,战乱与冲突造成的大混乱成为这块大陆上的常态。

直到公元800年查理大帝建立“神圣罗马帝国”重新实现了欧洲的统一,如果欧洲的历史沿着这条道路前进,将可能避免遭受千年战乱的痛苦。但这个“神圣罗马帝国”的命运显然无法与此前的古罗马帝国相提并论,仅仅到了公元843年查理大帝的三个孙子通过“分家”将欧洲一分为三,形成了今天德国、法国、意大利的前身。此后,欧洲像一个打碎的鸡蛋一发不可收拾,一步步走向了碎片化。分裂后的欧洲从此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就没过过安稳日子,各国争权夺利,战乱不止。

1618年至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几乎摧毁了欧洲。战争结束后,为了避免欧洲因战乱遭到毁灭,签署了《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确立了国家领土、主权与独立的原则,意在通过明确这些原则避免新的纷争。然而,这并没有阻止欧洲国家间的矛盾和战争,以至于两次世界大战都发源于欧洲。

二战之后,欧洲人在痛定思痛中终于认识到它们的问题之所在,即地缘政治的碎片化导致了欧洲国家间的相互争斗与冲突,欧洲要避免再次陷入战争的泥潭,必须走联合、团结之路,从煤钢共同体到欧共体再到欧盟,战后欧洲国家的一体化程度和范围不断扩大,欧洲看到了共享和平的曙光。

长期的和平使欧洲人淡忘了欧洲分裂带来的痛苦,“自由、民主、公民权力”也成为它们自我标榜的旗号,继而不顾一切地宣扬个性自由,与此同时,战后经济的高度发展使福利国家模式成为多数欧洲国家政策基础。如果,欧洲能一直保持战后调整发展的态势,这一切的确都看起来很美。可惜的是,历史似乎不会按照人的意愿发展,欧洲一些国家在上个世纪末已经进入了低速增长、甚至负增长的阶段。

高昂的财政开支与衰减的财政收入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一些国家开始靠借债度日,当债务危机爆发后,那些“裸奔”的国家首先陷入了困境。经济结构失衡,增长率长期低谷徘徊,债务危机多年无解,失业率高企,成为“欧洲之病”,由于各国执政者无法解决这些矛盾和问题,欧洲激进民族主义思潮开始抬头,极右政治势力不断壮大,民族主义、排外主义情结高涨。

随着欧盟一体化带来的边际效益递减,欧盟的认同感和凝聚力不断下降。英国公投脱欧制造了欧盟成立以来最严峻的危机,根源是英国民众对加入欧盟后长期没有得到期望中的回报感到失望,加上对英国作为一个欧洲大国还要承担欧盟额外赋予的责任产生心理失衡。

同样的情绪不仅存在于德法这些为欧盟出钱出力较多的国家,也存在于类似希腊等接受援助较多的国家,它们原本就是抱着加入欧盟大家庭一起“排座座吃果果”的目的,不仅接受援助时理直气壮,还对欧盟提出的监管与约束措施难以适应,脱离欧盟在不少国家民众看来似乎并不完全是件坏事。

欧洲一体化制度设计的弊端已经充分暴露,基于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主权国家观念在欧洲深入人心,欧盟一体化要求的国家权力让渡遭到强大的抵制力量,一旦欧盟政策与具体国家利益和需要产生矛盾,各国领导人普遍选择国家利益优先,从而使欧盟的许多重要议题常年空转,掏空了欧盟的执行力,使其面对诸多麻烦时束手无策。欧洲一体化进程受挫,显示部分欧洲人已经开始“好了伤疤忘了疼”,忘记了碎片化的欧洲经历的“千年之痛”。

同样的问题,不仅存在于国家之间,也存在于欧洲不少国家的内部。近年来,欧洲分离主义的高涨,成为欧洲国家面临的新疾。欧洲主权国家内部的一些富裕地区感觉被拖累,那些富裕地区不愿继续补贴“穷亲戚”,这些地区看着国内的掉队者,感觉自己“被枷锁铐在一具尸体上”,如果他们失去了补贴贫穷地区的意愿,这将导致国家变得有名无实。

欧洲地区分离主义高涨,就是在“自由、民主、公民权力”的旗号下进行的。影响最大的恐怕要数英国苏格兰独立公投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了,再加上意大利的威尼托和伦巴第两个地区投票要求更大的自治权。瑞士《巴塞尔日报》指出,苏格兰独立公投已成为欧洲其他国家一些地区的榜样。有报道显示,欧洲各国的分裂势力搞起了串联,他们不但对苏格兰独立公投纷纷点赞、声援,并且互相走访,“探讨独立计划以及共享经验”。种种迹象表明,欧洲已经走到了继续推进一体化和地缘政治进一步碎片化的十字路口。

欧洲国家不少政府已经发现,通过征税补贴那些落后地区已经变得更加困难,并不得人心。欧盟也面临着让那些经济情况较好的国家更多地出钱出力帮助别国的难题。如果那些落后的国家和地区不能从他们的国家和欧盟获得更多的好处,它们留在自己国家内部和欧盟内部的意愿就会降低。反之,那些需要付出自己劳动成果去豢养他们眼中的“懒汉”的地区和国家,甩掉“包袱”的愿望就会上升?

“千年之痛”的教训犹在,欧洲又添“新疾”,那么,谁为欧洲的未来买单呢?

声明:已发现多家媒体未经授权转发第一军情文章。为尊重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微信公众号转载请联系管理员开白名单。敬请配合!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